這個問題早就有,攀親附貴哪家強?
  現在答案來了,人民網10月15日報道,安徽蚌埠一中近日掛出了“熱烈祝賀我校女婿埃里克·白茲格榮獲2014年諾貝爾化學獎”。原來,2014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、美國科學家埃里克·白茲格,他的夫人吉娜,就是蚌埠一中的畢業生。此事引髮網友吐槽,該校負責人15日回應媒體稱,並無“貼金”之意,只是藉機宣傳該校優秀學生吉娜。
  蚌埠一中負責人想必會覺得委屈,埃里克·白茲格確實是諾獎得主,吉娜確是該校畢業生,又是前者的夫人,放在一起宣傳咋就惹出這麼大的波瀾呢?傳統意義上的宣傳也好,廣告炒作也罷,借勢的確相當重要,也很普遍。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,他的家鄉順勢走紅,倒也沒太多人覺得不妥。
  莫言的家鄉沾了光,是因為莫言作品的場景原型就出自山東高密,游客就不會覺得高密官方、企業及家鄉人的宣傳莫名其妙。其他成功的借勢(宣傳抑或炒作)也大多存在直接聯繫,或符合邏輯的間接聯繫。比如某個足球明星一夜成名,培養過他的足校、啟蒙教練甚至讓球星吃過苦頭的人都會沾邊爆紅,跟球星能扯上八卦關係的前女友們勉強也能引起粉絲的興趣,但要是某家快餐店跑出來說球星能進球,全靠過去來店里吃過一兩次盒飯,就肯定只能招來嘲笑。
  為啥人們偏偏跟蚌埠一中的借勢過不去?原因在於該校的宣傳邏輯太過牽強。要把埃里克·白茲格獲獎拿來作為宣傳學校的由頭,就需要提供科學家受益於該校的直接依據,或者受益於該校培養的“學霸”吉娜的間接依據(不是簡單的夫妻共同生活、相互照料)。我們當然不能排除蚌埠一中可以提供上述兩種依據的可能性,遺憾的是,蚌埠一中在回應輿論爭議時也還是沒能拿出“乾貨”。
  心理學家斯坦利·米爾格拉姆曾策划了有名的“六度分隔”實驗,證明世界上任何兩個人之間建立聯繫,最多只需要經過6次中間環節(6個中介人)。哈佛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尼古拉斯·克裡斯塔基斯與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迭戈分校副教授詹姆斯·富勒在合著的《大連接》(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)一書進一步提出了互聯網時代的“三度影響力原則”,也就是說,我們所做或所說的任何事情,都會在關係網絡上泛起漣漪,影響我們的朋友(一度),我們朋友的朋友(二度),我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(三度),反過來,我們也會深受三度以內朋友的影響。
  從這個意義上講,在當下,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,要彼此建立、強化聯繫要比過去更為容易,時間短、效率高,一些人或組織使用借勢宣傳也不再困難。但與之同時,那種毫無依據或是不足以令人信服的聯繫,被借勢宣傳使用,也將受到互聯網時代的懲罰,加速傳播的輿論會在很短時間內對借勢者的聲譽造成毀滅性的打擊。
  實際上,蚌埠一中要想借助埃里克·白茲格和吉娜進行宣傳,也不是找不到切入點。該校可以召集教師研究埃里克·白茲格的專業特點,找出其研究方向與中學生化學課程、科普教育及蚌埠市、安徽省相關產業、學科的契合點,並對吉娜的學術發展一併開展研究。在此基礎上,該校可積極爭取省市教育、科技部門支持,以學校名義邀請埃里克·白茲格夫婦訪華,在該校舉辦公開課、學術或科普講座等活動。如果該校真能這樣踏踏實實去做,所能收穫的宣傳效果,豈不比“熱烈祝賀我校女婿埃里克·白茲格榮獲2014年諾貝爾化學獎”一句標語更強?
  文/鄭渝川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女婿獲諾獎,關丈母娘什麼事?)
創作者介紹

東區燒烤

ye91yefc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